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您當前所在的位:首頁->信用建設

數字經濟的信用監管

訪問量:[]
發布時間:2019-12-17 09:34 來源:
分享:
0


  當前,數字經濟已成為促進經濟增長的新引擎,是經濟高質量發展的重要支撐。高質量的數字經濟不僅是發展出來的,更是“管”出來的。建設數字中國,推動數字經濟發展,需要構建新的監管機制提供保障。在國家社會信用體系建設的大背景之下,將信用機制嵌入數字經濟監管以適應數字化轉型的需要,成為創新監管的重要突破口。

數字經濟發展呼喚監管方式變革
  我國現有的針對數字經濟的法律規制,是以傳統經濟形態作為參照進行的線上移植,同數字經濟的諸多特征存在不匹配之處。
  數字經濟產業跨界融合沖擊以往的分業監管。深度跨界融合成為當下數字經濟發展的重要特征,各級行業主管部門對數字經濟的監管邊界、監管目標和監管定位存在諸多困惑和分歧,“齊抓共管”中部門間職責存在交叉,監管越位、監管缺位與錯位問題時有發生,傳統行業分業管理的模式與數字經濟的交叉融合存在一定矛盾。
  數字經濟的跨地域性挑戰傳統的屬地監管。數字經濟以互聯網作為支撐,打破傳統物理空間的限制,其服務范圍往往是跨省域甚至是跨國別的。按照傳統的屬地監管,數字經濟企業在全國范圍開展相關服務,需要向每個服務的地方申請行政許可,接受當地的行政監管。這對數字經濟平臺公司來說,不僅耗費巨大的時間與管理成本,經營優勢也會大打折扣,抑制新經濟的活力。
  數字經濟的交易規模和數量的劇增挑戰傳統監管方式。數字經濟通過互聯網平臺將用戶鏈接,參與的規模與數量無疑是巨大的。傳統的以文件審批、現場執法為方式的線下監管模式在面對數字經濟海量用戶、海量數據時,顯得力不從心。
  將針對傳統經濟形態的監管思維、監管方式照搬到數字經濟新業態之中,不但不能取得良好的監管效果,反而抑制數字經濟的發展。因此,對數字經濟的監管,有必要遵循審慎包容的理念以及數字經濟內在的發展規律,在監管方法上創新。

信用監管是數字經濟監管的發展方向
  在市場監管的發展過程中,隨著互聯網崛起,多元治理趨勢不斷加強。信用機制將多元治理的理念、方式有機地嵌入其中,為政府、企業和社會公眾的治理合作提供了適宜的框架。信用和法律作為維持市場秩序的兩種基本手段,共同對交易行為和市場機制提出規范性要求、作出制度性安排。二者互為替代,同時互為補充,并在某種方面上具有同質性。就替代性而言,良好的信用可以大大減少對法律的需求,節約交易成本。就互補性而言,一方面,由于大量的交易合同是不可能完備的,如果沒有信用,法律也是無能為力的;另一方面,如果沒有完善的法律,人們守信的積極性就可能大大降低?!罢\實信用”既是一種道德要求,也是一項重要的法律原則。
  同時,信用機制成為市場經濟主體參與市場治理的重要途徑。政府、司法機關、第三方信用服務機構通過披露信用信息,能夠使其他市場主體更多地關注自身的信譽,引導其自覺遵守市場交易規則。

數字經濟的信用監管是一項系統工程
  數字經濟的信用監管不僅需要完善的制度予以支撐,更需要協調各方力量,打破信息孤島,形成社會共治。
  加強制度誠信建設。數字經濟的發展需要相對穩定的可預期的政策環境,這就指向制度誠信的內容。數字經濟的發展無疑體現了社會進步的趨勢,制度的變革應順應這種趨勢,對其積極回應。數字經濟的參與者顯然對于這一回應具有合理的期待,可以預測規則將朝著更有利于數字經濟成長的方向發展。政府的信用與法治契約之間具有天然的聯系,法治精神是契約精神制度化的表達。孟子云“無恒產者無恒心”,也就是“無恒產者無信用”,可預期的制度環境能夠使數字經濟企業具有一個穩定預期,減少了“一錘子”買賣的發生。因此,對于數字經濟監管規則的制定,應當以審慎包容為導向,不輕易為數字經濟發展創新設限,更多地引導、鼓勵數字經濟發展。
  信用機制的法律化。信用機制要發揮作用,需要有失信懲戒作為保障,這必然涉及相關市場主體的權益。因此,將信用機制的使用納入法律的軌道尤為重要。在信用懲戒機制向縱深推進的前提之下,提高法律位階的必要性毋庸置疑。
  破解信息孤島?!秶鴦赵宏P于積極推進“互聯網+”行動的指導意見》提出,要“完善信用支撐體系”“推進各類信用信息平臺無縫對接,打破信息孤島”。但就目前來看,信息壁壘仍然存在,利用高質量的數據制定失信懲罰機制方面尚有欠缺,失信主體得不到有效約束。推動信用信息的有序開放,有助于降低監管成本。因此,需要從制度上完善政府、平臺、信用服務機構的數據信息開放機制,利用數字經濟平臺的信用信息補充和完善社會征信數據體系,明確相關信息的采集標準,建立開放共享標準和可操作流程。同時,建立相應的信息分級制度,確定信用機構接入的資質要求、信息脫敏處理要求、信息使用的范圍和信息接入程序等,規范信用服務機構對于數據的使用,降低信用評價的成本,保護數據安全和用戶隱私。
  落實平臺的監管責任。數字經濟的運行都是圍繞平臺展開的,平臺既是連接供需兩端和服務上下游的橋梁和中介,也是撮合交易、降低交易成本、分享交易收益的營利實體。平臺不僅具有市場參與主體的信息優勢,而且具有自身的利益訴求,這就使得平臺的內生性治理成為可能。在平臺上,服務、供應商和用戶都可以被追蹤與評論。通過公示平臺內的評價信息,用戶可以對交易的風險預判,進而決定是否進行此項交易,這使得存在不良行為的參與者難以持續地產生交易;信用機制也可用以區分用戶,使優等用戶得以顯現,差等用戶予以淘汰。同時,平臺應采取相應手段,防止出現操作評價、弱化差評等信用機制失真等問題,并可利用積累的信用信息,健全在線監測、動態感知、風險預警等機制,從而形成平臺的內生性治理。

□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研究生院 任豪

(責任編輯:)

Copyright 1984-2016 CHINA INDUSTRY &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市場監管報 版權所有

棋牌游戏app下载 四肖选一肖期期准四肖必 快乐8网址app 通达信炒股软件 永利棋牌app 陕西11选5玩法 北京赛车pk10杀号公式 广西快3人工计划网页 四肖八码期期准精选资料一 湖南丫丫麻将客服 捕鱼大亨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