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您當前所在的位:首頁->信用建設

上了失信名單,參加專題培訓就能修復信用?

信用修復務必與信用懲戒的法律依據相銜接

訪問量:[]
發布時間:2019-12-10 09:52 來源:
分享:
0


  都是交錢,信用修復為何迥然不同?
  某公司由于違法被政府部門處以行政罰款22萬元,上了失信名單,被禁止參與政府采購。該公司繳納了罰款后,認為自己既然糾正了失信行為,當然可以申請信用修復,恢復政府采購資格。然而,政府部門拒絕了這一請求。
  張三欠李四5萬元,到期不予歸還。李四訴至法院,法院支持了李四訴請,張三仍拒不歸還,因“拒不履行法院生效判決”上了“老賴”名單,被限制乘坐高鐵、飛機,住星級賓館。張三隨即還了錢,修復了信用,交通、住宿等種種限制隨之相應取消。
  同樣是交錢,為什么繳了罰款,信用不能修復,交了欠款,卻可以修復?
  究其原因,必須從信用懲戒的價值與機理這一源頭說起。

信用懲戒,區分為全國性信用懲戒和地方性信用懲戒
  關于信用懲戒的價值,已經形成的共識是,信用懲戒肩負強化法律實施的功能。信用聯動懲戒,加大違法成本,承載著敦促國人守法、強化法律實施的使命。
  另外,政府掌握大量的資源,應給予那些崇法向善的民眾更多、更好的公共服務,而信用狀況則提供了一種便利的群體區分尺度。信用廣泛運用于政府采購、車牌拍賣、能源車優惠政策申請等,即為如此。
  信用聯動懲戒,根據其適用范圍,可分為兩類:
  其一,全國性信用懲戒,其依據為法律、行政法規和部委規章的規定。這些規則具有普適性,在全國適用。
  其二,地方性信用懲戒,其依據為地方性法規、政府規章及規范性文件的規定,即行政部門在履行公共管理和公共服務職責過程中,根據上位法設定的范圍、限度、標準或者原則,針對一定的事項,通過地方性法規、規章及規范性文件,根據行政相對人的信用狀況,設定一些聯動獎懲措施。這些措施,經常細化為為公共服務提供標準或行政執法裁量基準。
  全國性信用懲戒的法律依據主要是國家立法,其權限更大,能夠對市場主體的基本權利直接施加限制,因而經常體現為市場準入和任職資格的限制。其例子數不勝數,以下茲舉三例:
  其一,《律師法》第七條規定,“受過刑事處罰的,但過失犯罪的除外”不予頒發律師執業證書。
  其二,《安全生產法》第九十一條第三款規定,生產經營單位的主要負責人因未履行安全生產管理職責受刑事處罰或者撤職處分的,自刑罰執行完畢或受處分之日起5年內不得擔任任何生產經營單位的主要負責人;對重大、特別重大生產安全事故負有責任的,終身不得擔任本行業生產經營單位的主要負責人。
  其三,《旅游法》第一百零三條規定,被吊銷導游證、領隊證的導游、領隊和受到吊銷旅行社業務經營許可證處罰的旅行社的有關管理人員,3年內不得重新申請導游證或者從事旅行社業務。
  另外,《旅行社條例》第六十四條規定,旅行社被吊銷旅行社業務經營許可的,其主要負責人在旅行社業務經營許可被吊銷之日起5年內不得擔任任何旅行社的主要負責人……
  凡此種種,都屬于法律和行政法規的剛性要求,違反者自動觸發了聯動懲戒。
  地方性信用懲戒的依據是地方層面的規則,其權限相對較小,必須格外注重遵循依法行政原則。也就是說,政府及履行公共職責的部門將信用列為公共管理和服務規范或執法裁量基準的一部分,從而引發聯動獎懲時,權限問題必須高度關注。
  例如,根據《行政許可法》第十五條第二款的規定,地方性法規不得設定企業或者其他組織的設立登記及其前置性行政許可。也就是說,如果上位法對于市場主體的設立缺乏信用方面的規則,則地方性法規、政府規章以及規范性文件均不得在設立許可中加入信用的要求。
  例如,地方不得規定,存在信用不良記錄的自然人不得申辦企業。也就是說,在“出生證”方面,地方無權自行設定信用門檻,而在出生之后的行為監管方面,地方可根據管理實際需要,嵌入信用的要求。

信用聯動懲戒,務須區分授益性行為與負擔性行為
  信用懲戒要落實落地,避免陷入違法行政的泥淖,必須格外注重制度銜接。具體說來,包括以下方面:
  其一,對于授益性行政行為的信用懲戒措施,可以視為行政機關對相對人授予利益的消極要件,因為并不涉及行政相對人的負擔,基本上屬于地方性事務。地方政府的權限相對寬泛,可以運用信用作為主體區分度,提供差異化安排。
  例如,上海對于參與車牌拍賣、申請購買新能源車等,都有信用方面的要求?!渡虾J泄膭钯徺I和使用新能源汽車暫行辦法》(2016年3月4日起施行)對申請享受相關政策的個人用戶和單位用戶都提出“信用狀況良好”的要求?!靶庞脿顩r良好”是指個人或單位用戶在本市公共信用信息平臺上未記載相關失信信息。失信信息包括但不限于下列情形:酒駕醉駕信息,欠繳各類社保、稅費信息,從事非法客運信息,乘坐公共交通工具時逃票信息,不執行生效判決信息等。
  其二,對于負擔性行政行為的信用懲戒措施,必須與現行行政執法裁量權基準制度做好銜接,將相對人的信用狀況納入考量因素,成為行政裁量權基準的一部分。此時,必須特別注重比例原則和關聯原則的遵循,并向社會公開。
  例如,《上海市公共信用信息歸集和使用管理辦法》第二十一條規定:“行政機關應當根據行政管理職責,結合相關領域的管理實際,制定公共信用信息應用的標準和規范,并向社會公布。行政機關應當依據應用標準和規范,基于信息主體的信用狀況采取相應的激勵和懲戒措施?!?br>  舉例而言,《政府采購法》第二十二條第一款規定:“供應商參加政府采購活動應當具備下列條件……(五)參加政府采購活動前三年內,在經營活動中沒有重大違法記錄?!蓖瑫r《政府采購法實施條例》第十九條規定:“重大違法記錄,是指供應商因違法經營受到刑事處罰或者責令停產停業、吊銷許可證或者執照、較大數額罰款等行政處罰?!?br>  因存在“重大違法記錄”而不得參與政府采購,就是一種典型的信用懲戒措施,而無論是遭受刑事處罰還是被責令停產停業,抑或是吊銷證照,都是非常明確且清晰可辨的,唯有“較大數額罰款”,不確定性較強??紤]到執法領域不同,情況千差萬別,可由各主管部門結合本領域特點,先行提出執法裁量基準,財政部門再行根據行業差異及法益均衡,將前述標準整合為各領域的“較大數額罰款”清單,客觀上形成政府采購領域的信用聯動懲戒清單,并向社會公開。

信用修復,務須注重制度銜接,避免違法行政
  由于信用懲戒對當事人影響巨大,相關主體在受到處罰之后,往往會謀求信用修復。政府部門本著處罰與教育相結合、營造良好營商環境的考量,也愿意推動這項工作。
  然而,解鈴還需系鈴人。要修復信用,就必須考慮信用緣何受損,聯動懲戒的法律依據何在,能否在一定條件下變通執行。否則,率爾操觚,極易陷入違法行政的泥潭。
  從目前我國的做法看,大致存在以下兩種做法:
  其一,糾正違法,檢查核實,修復信用。日前,市場監管總局關于《嚴重違法失信名單管理辦法(修訂草案征求意見稿)》發布。該辦法設置了“信用修復”專章,采取的思路大致是:列入失信名單的主體,履行公示義務后滿一定年限,可以向市場監管部門提出信用修復,經過申請、受理、行政約談、檢查核實、異議處理、數據處理等環節,負責部門應當在檢查核實后5個工作日內,決定是否準予修復。擬準予修復的,負責部門把信用修復決定通過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向社會公示,公示期限15日。
  另外,該意見稿規定,負責部門可以采取書面檢查、實地核查、網絡監測等方式,審查、核實失信主體主動糾正嚴重違法失信行為、履行相關責任義務、消除不良影響的事實以及相關證明材料。
  這種做法面臨的問題是,違法行為已然發生,侵害了公共利益,后果已經造成,如何再行糾正?除非違法行為一直處于繼續狀態,否則根本談不上“糾正”嚴重違法失信行為。舉例而言,提供餐飲不合安全標準,造成食品安全事故,被市場監管部門處罰,已然侵害了公共利益,后期再怎么整改,都無法“糾正”前期已經發生的違法行為,更談不上信用修復了。
  所以,該辦法正式出臺時,務必避免這些問題。
  其二,專題培訓,信用報告,修復信用?!秶野l展改革委辦公廳關于進一步完善“信用中國”網站及地方信用門戶網站行政處罰信息信用修復機制的通知》(發改辦財金〔2019〕527號)遵循的思路是,按照失信行為造成后果的嚴重程度,將行政處罰信息劃分為嚴重失信信息與一般失信信息,明確這兩類信息在信用網站不同的公示期,允許失信信息主體參加信用修復專題培訓,并向信用網站提交信用報告,經信用網站核實,在最短公示期期滿后撤下相關公示信息。
  此種做法面臨的問題是,很難看出“專題培訓”“信用報告”與“修復信用”之間的關聯,而且,賦予信用網站(準確的表達應為信用網站的政府主管部門)核實的權力,不僅會使行政部門背上沉重的工作壓力,而且在很大程度上會付出政府信用背書的代價,與信用評價盡量減少人工干預的價值理念也略有不合。
  總之,無論是以“檢查核實”還是“專題培訓”的方式來修復信用,都必須與信用懲戒的法律依據相銜接,應關注以下數點:
  其一,撤下信用信息網上公示,并不代表修復了信用,因為信息雖然不再公示,但針對此前的違法行為而實施的懲戒,并不自動消除。信用聯動懲戒均有法律依據。同樣,解除此前的信用懲戒,也必須依法而為。
  其二,全國性的信用懲戒,均有法律或行政法規的依據。如果法律法規沒有信用修復的明確規定,任何部門不宜也無權以縮短失信信息公示期為手段,達到信用修復的目的。例如,國家法律規定,實施某種違法行為者,必須處以3年的市場禁入。即便政府將違法公示的期限縮短為6個月,3年的市場禁入規定,仍然必須實施。
  其三,地方性的信用懲戒,用于授益性行為時,應賦予更大的信用修復空間;用于負擔性行為時,應區分此前受懲戒的行為侵害的是可填補的法益還是不可填補的法益。例如,對于車牌拍賣、新能源車申請等授益性行為,地方政府可以根據實際情況,實施信用修復手段。再如,對于負擔性行為,則應區分情況。老賴還錢、補交之前欠的水電燃氣費,均可修復信用,因為私益獲得了填補。但行兇打人、交通肇事致人傷亡、以虛假材料騙取財政資金,侵害的利益已然不可填補,對其實施信用聯動懲戒,則不宜通過種種方式為其修復信用。
  究其本質,信用修復之所以具有現實緊迫性,是因為信用懲戒的領域、范圍與期限過于寬泛,在合法性方面存在不少疑慮。頭疼者固應醫頭,而不應治腳。正確的選擇是,追本溯源,系統梳理信用懲戒的法律依據,并本著比例原則、關聯原則和依法行政原則,合理設定懲戒領域、范圍與期限,而不是甫一宣示信用懲戒,隨即著手信用修復。如此循環往復,可能會背離促進法律實施的信用懲戒初心,傷害改革的效果。
  2019年7月9日,國務院辦公廳《關于加快推進社會信用體系建設構建以信用為基礎的新型監管機制的指導意見》發布,明確指出,推動制定社會信用體系建設相關法律,加快研究出臺公共信用信息管理條例……
  是的,改革始終與法治同向而行,對癥下藥,精準施策,方能行穩致遠!

□上海市司法局副局長、法學教授 羅培新 華東政法大學國際金融法律學院研究生 羅鉉烽

(責任編輯:)

Copyright 1984-2016 CHINA INDUSTRY &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市場監管報 版權所有

棋牌游戏app下载 心悦吉林麻将下载二维码 兴动大庆麻将下载 nba免费直播 九游旧版下载安装不更新 手机乐彩网下载手机版 钱龙捕鱼一直黑怎么办 通化大嘴棋牌官网免 辽宁11选5助手 03113王中王精准四码 股票交易平台排行